浪淘沙夜雨

编辑:矜持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08 11:26:54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《浪淘沙 夜雨》 是元朝著名文学家梁寅 的代表作品之一。
作品名称
浪淘沙夜雨
创作年代
元朝
文学体裁
作    者
梁寅

目录

浪淘沙夜雨诗词正文

编辑
浪淘沙 夜雨
  梁寅①
  檐溜泻泉声,寒透疏棂。愁如百草雨中生。谁信在家翻似客,好梦先惊。
  花发恐飘零,只待朝晴。彩霞红日照山庭。曾约故人应到也,同听啼莺。
【注】①梁寅( 13019-1390),字孟敬,新喻(今江西省新余县>人,元宋明初学者。
这首小令写“夜雨”,抒发了词人浓烈的惜花之情,情景交融,格调悠远。
首二句“檐溜泻泉声,寒透疏棂”,不蔓不枝破题而入,从“夜雨”写起。“泉声”可见雨势之大,“寒透”表明天气之寒。雨水顺着屋檐流下,如山泉泻地,哗哗作响,寒气透入稀疏的窗棂,四处弥漫。雨声喧闹,寒气逼人,词人不禁满怀愁绪,难以成眠,乃写下一句“愁如百草雨中生”。以草喻愁是我国古典诗词中常见的表现手法,在此之前不乏佳作,如贺铸《横塘路》(《青玉案》)“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”以“烟草”等喻闲愁。此处以“百草”喻愁情并非因袭,一场春雨,催生百草,乃是自然中常见之景,词人的愁绪如百草在雨中萌生,妙在即景言情,情景相生,生动自然。
接下来“谁信”二句继续写愁情以申足词意。夜雨滂沱,声声入耳,这一夜词人犹如作客旅店,睡不安枕,勉强入梦后,恍惚间又被惊醒。“谁信”,谓难以置信。“好梦”指什么,词人为何因雨而惊梦?这些都没有明说,从而为读者设置了一个悬念,耐人寻味。
换头“花发恐飘零,只待朝晴”二句承惊梦而来,一语破的,点明题旨。原来词人之所以会“愁如百草”“好梦先惊”,其原因就在于担心无情的夜雨使花儿凋谢,零落成泥。结果如何,只有等到天亮后才能知道。所以他急切地盼望黎明,盼望天色转晴。从“只待”二字中,可见词人这一夜是如何牵肠挂肚、魂牵梦萦的了。
夜雨过后,景象如何呢?“彩霞红日照山庭”一句呈现出另一番光景,红日东升,霞光万道,灿烂的阳光洒满山庭,不用说,这时词人的心情肯定也会随之一亮,愁绪顿消了。值得注意的是,词人对于担心了一夜的花儿却只字不提,以不言言之,一笔晃过,花儿怎么样了,飘零了没有?令人深长思之,咀嚼不已。结句“曾约故人应到也,同听啼莺”,仍没有一字提及花儿,但有关花儿的内容尽在其中,含蕴丰厚。
“曾约故人”进一步揭示了词人因雨生愁产生“花发恐飘零”的原因,先前他曾约友人来此原来是为了赏花,而一夜滂沱大雨,花儿飘零势在难免,题中应有之意已无须明说。既然花已凋零,不必伤情,愁亦无用,好在雨过天晴阳光灿烂,花儿谢了,还有“啼莺”,友人来了就和他一道欣赏黄莺在枝头悠扬婉转的鸣叫吧。
结尾二句振起词意,笔法曲折,摇曳多姿,流露出一种类似于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(王维《终南别业》)的旷达、随意和萧散,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,韵味无穷。此词结构严密,层次井然,上片描写“夜雨”惊梦的愁情,下片交待愁情产生的原因,结句一笔宕开,另辟新境,如抽丝剥笋,层层深入,清晰地展示了词人情感流动变化的轨迹。而这一轨迹又与景物的转换相联结,景生情,情生景,巧妙自然,令人称道。
清况周颐《蕙风词话》云:“吾听风雨,吾览江山,常觉风雨江山外有万不得已者在。此万不得已者,即词心也。”读罢此词,我们不难把握住作者的“词心”,并深深为之感染。
词条标签:
古诗